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?!”陆梓晴冲他瞪眼,“要不是你今天救了我,我就要以为你要占我便宜了!”

    “你是我妹妹!我怎么会占你便宜!你不要胡乱说。”秦天昊慌忙开口道,激动地脸红脖子粗的。

    陆梓晴见他这模样,心底一松,不禁笑了,“哎呀,知道了,你是我哥。我以后不这么说了。”

    秦天昊嗯了一声,却是别扭地觉得听到她的这话,他心底并没有多开心,反而涌起一股淡淡的失落。

    他这到底是怎么了!

    这也不对,那也不对,可真烦。

    “小昊哥,我刚才挺烦的,不过,和你说了会话后,我这心里舒坦多了,谢谢你陪着我。”陆梓晴忽然冲他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刚烦什么呢?”秦天昊又重新坐回到床边,问道。

    “烦我姥姥那边的人和事,都是家人,怎么就差那么多呢。”陆梓晴瘪嘴,想到今天的遭遇就红了眼眶,

    “他们这么利用我,不会愧疚吗?我真的想不通。”

    “铁定不会啊!”秦天昊说,“我给你说啊,有些人就只能看到自己的死活,极其自私,不管其他人的,就算亲人也不管。

    我们那有个陈二狗,让他亲爹娘睡猪圈,他自己一家住在敞亮干净的砖房里,还有将自己亲闺女卖给人贩子的,就为了换点钱给儿子娶媳妇或是盖个新房子,这种事多的去了,更何况你是个外甥女,关系还远一层呢。这没什么想不通的……”

    秦天昊的话让陆梓晴沉默了,过了好一会儿,她抬起头冲秦天昊笑了笑,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“这一天听了你无数个谢谢了,我都听烦了。”秦天昊翻白眼。

    “嘿嘿,那我保证不说了。”陆梓晴从被窝里坐起身,“我发现你知道的挺多,你多给我聊聊呗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听什么?”

    “随便。”

    “我最烦人家说随便了,不过你是我妹,我不烦你。嗯,那我给你讲讲在东北打猎的事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啊好啊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郭淑娴满心烦乱地回到女儿的病房,刚走到门口,便听到女儿咯咯的笑声,十分愉悦。

    她悄悄推开一条门缝,看见女儿和秦天昊正聊的十分开心,满脸灿烂的笑容,像个孩子一样催促着秦天昊快点讲。

    她不由地跟着笑了笑,然后悄悄地再次将门给关上,自己转身在外面的长椅上坐下,没有进去打扰。

    她想让女儿多笑一会儿,最好开心地入睡,暂时不要被这些龌蹉烦心的事给影响。

    -

    陆梓晴也确实累了,哪怕秦天昊讲的故事新奇有趣,可还是抵挡不了她的疲倦和困意,又听说了没多大会儿,她就开始晕晕欲睡,脑袋一点一点的。

    秦天昊见她快睡了,便放缓语速,降低音调,等她呼吸平稳了睡着了,才小心地将她扶着躺下,为她盖好薄被。

    “做个好梦。”秦天昊冲她小声说,然后轻手轻脚地走出病房,准备去趟厕所。

    “淑娴姨?!”一走到外面,看到坐椅子上的郭淑娴,秦天昊顿时惊住了,还莫名地生出一抹心虚感,“你,你怎么没进去啊?”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