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冷着脸,没有一点笑容。

    顾夜黎是因为还在郁闷薄砚祁是自己亲生爸爸这事情。

    而薄砚祁...

    摄影师照了很多张。

    顾南汐侧过脸看着他,悄悄的开口,“你倒是笑一下啊,这么高兴的日子。”

    薄砚祁微微的垂眸看着她,冬日雪景,阳光正好,落在她白皙娇嫩的脸上,他垂在身侧的手慢慢的紧握,目光温柔,唇角绽出一抹笑意。

    但是当转开视线的时候,他看向坐在自己左侧边的顾老,唇角的笑容凝住——

    目光也渐渐漆黑。

    浓郁阴沉。

    顾南汐并没有发现,一家人合影,依旧笑得灿烂,摄影师拍摄了好几张全家福,顾南汐跟大哥二哥还有三个又合了影最后单独照了一张。

    “老公,我们一家四口照一张全家福吧。”顾南汐伸手让夜黎跟星星过来,看着身边的男人。

    院子里面堆积满了厚厚的一层雪,踩上去嘎吱作响。

    顾家二老年纪大了,在雪地里吹不了风,拍了几张就进了客厅里面,顾家的其他人也陆陆续续的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顾南汐搓着有些僵硬的手指,比了一个V,靠在了男人的肩膀上,“老公你笑一下啊。”

    她没有抬头,也能知道此刻男人的脸色一定是沉沉的,一家人在一起,就应该高高兴兴的。

    不过可真冷啊。

    拍了几张照片,顾南汐就让两个小家伙先去客厅里面,免得冻着了,外面实在是太冷了,昨天下了一晚上的雪。

    地面都结了冰。

    一只大手攥住了她的手,包裹在自己的手心里面,声线低沉,“去屋子里面坐着,外面太冷。”

    他紧紧的握着她的手指,顾南汐被温暖包裹着,有些恋恋不舍的抽出手,推着他,“你去卧室里面把衣服换了,换这件红色的羽绒服,我们一起拍照。”

    “快去嘛老公~”顾南汐撒娇,推着他往‘静苑’的方向走,让摄影师先去屋子里面喝口茶等一会儿。

    她跟薄砚祁只有结婚照,除了结婚照好像...没有日常的照片。

    薄砚祁微微的叹了一声,看着女人白皙的脸上淡淡的粉红色,伸手捏了捏,有些无奈的却温柔的笑,“好。”

    顾南汐踮起脚尖来,亲了男人的脸颊一下。

    不远处正准备往客厅走的摄影师立刻拿出相机,定格下来这一幕。

    女人笑容甜蜜,眼底仿佛星河闪烁,穿着红色的羽绒服,整个人像是一个太阳一般,点着脚尖,羞涩而甜蜜的噙着男人的脸颊。

    接着...

    摄影师立刻不停的按下快门,记录记录下来。

    镜头里面身形高大的男人攥住了女人的手腕,将她拉到了自己的怀里,用大衣包裹着低头狠狠的吻着女人的唇瓣。

    红色的羽绒服与黑色的大衣两种颜色交织,幸福而甜蜜。

    —

    卧室里面。

    男人拿起红色的羽绒服换上,走出去,将站在门口的女人抱了个满怀,“让我穿红色?嗯?薄太太,你是故意的吧。”

    他从小到大就没有碰触过这种颜色衣服平时几乎都是黑色的,偶尔浅色,大红色...

    他还真是的...

    活了29年头一次穿...

    “很好看!”顾南汐很认真的点头,因为真的很好看,男人身材比例极好,个子很高,双腿很长,穿着红色的羽绒服一点都没有突兀的感觉,完美的身形轮廓,再加上一张无可挑剔的脸,即使穿着明媚的大红色,也依旧沉稳风度。

    “薄太太,我可是为了你,活了29年头一次穿大红色衣服,薄太太应该给我一点奖励吧。”

    顾南汐看着男人灼灼的目光,立刻离开了视线握住了他的手往外走,“我...请薄先生吃饭!”

    她哪里搞不懂这个男人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绝对不可能!

    今天早上还一直折腾她,她差点没有起来。

    天气晴朗了很多,顾家来了很多外戚跟来拜访顾家二老的客人,带着小孩,几个孩子在雪地里面打雪仗,顾星星很快就融入了进去。

    玩的很开心。

    但是顾夜黎不喜欢把衣服弄脏,皱着小眉毛,他更不喜欢跟陌生的小孩子接触在一起。

    更不喜欢满身都是雪。

    可是,他看着院子里面几个身影跑着高兴的堆着雪球,眼底有些向往的目光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所以一个人走到院子里面秋千架上坐着,这是二舅舅给他做的秋千。

    突然一个雪球砸过来,正好砸在了他的衣服上,顾夜黎皱着眉,看着对他扔雪球的人,“郁博文,你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不就打你一下吗?凶什么凶。”被叫做郁博文的小男孩立刻回击,然后跟另外一个同伴嘟囔着。

    郁博文是郁参谋长的孙子,家世不凡,瞪着顾夜黎,他就不喜欢顾夜黎,刚刚雪球,他就是故意扔的!

    谁让他来的时候爷爷说让他让着这个顾夜黎,不要惹着他,小孩子的思想很简单,再加上这种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小孩子,怎么肯在其他同龄的小孩子面前示弱呢。

    家长越是说,越是反着来。

    客厅里面,顾南汐在跟宋曦聊天,客厅里面一片热闹,来拜访顾家二老的人很多,薄砚祁站在阳台上,刚好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