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在导演的指令下,夏南星按照更改的剧本拍摄着自己的戏份。

    当天岚林市的最低气温为零下四度,水下更是冰凉刺骨。

    夏南星第一次拍摄入水时,她还听见了水面上的薄冰碎裂的声音,而后便是四面八方涌来的冰水。

    如同一把把刀子,同时刺穿她的身体,一片片慢慢的将她身上的肉剐去。

    “Cut!”导演的声音落下,现场的工作人员去搀扶夏南星,可尚未等她上岸,导演的声音便再次传来,“落水这一部分的表情不够生动,重新再来一次!”

    按照导演的要求,夏南星就这样一遍又一遍的拍摄着落水的戏份,到最后她落水时身体已经麻痹,甚至感觉不到寒冷。

    不知重复了多少次后,在夏南星已经做好准备继续重拍时,导演终于放过了她,“OK!拍下一组!”

    哆嗦着上岸的夏南星感觉身体沉重,骨髓里就像是被灌了铅,每一步都走得异常艰难。

    一旁围观的演员们瞧见她如此模样,一个个都流露着幸灾乐祸的笑,对夏南星指指点点着。

    她来到了休息区,现场的助理给她披上浴巾,将取暖器挪到她的面前。

    坐在椅子上的她身体控制不住的颤抖,牙齿不自禁的上下打架着,嘴唇被冻得发紫,脸色更是苍白得没有一点血色。

    感受着这一切的夏南星感觉自己如同深处地狱,感受到的冰凉以及耳畔牙齿碰撞发出的“咯咯”声。

    在剧组外的宋北域,将夏南星的种种都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她毫无怨言的配合着导演演戏,恪尽职守的模样刺痛他的眼睛。

    那双鹰隼般的眸子因此眯起,宋北域咬了咬牙,表情流露着不悦。

    “无趣。”

    留下这两个字后,他收回了自己的目光,驱车离开拍摄现场。

    而当夏南星从助理的手中接过灌有热水的杯子时,忽然间的巨大温差让她猛地一下松开了手。

    玻璃碎裂的声音响起,夏南星看着地面上的碎片,热气氤氲了她的视线。

    原来,一直不肯放手是因为还不够疼啊。

    等到疼到无法接受时,人都会条件反射的松手。

    她之所以还会这么配合着宋北域,原来是因为他伤她的还不够彻底。

    夏南星,你的确是犯贱啊!他都已经这么对你了,为什么你还要配合他?

    抹黑了自己,配合他的一切,难道就能让他多看你一眼了吗?

    无论你做了什么,在宋北域那儿你背负的罪名这辈子都无法消除,他就是要折磨你至死啊。

    为什么你不跑?就因为爱吗?可你忘了,他亲口对你说过——你的爱,对他而言比狗屎还厌恶。

    身体里有个声音不断的和她说着话,令她无言以对却又不愿承认。在浴巾和毛毯的包裹下,她的体温逐渐回升,可心却依旧一片冰凉。

    其实她比谁都更清楚,宋北域是一个不应该爱的人。

    可很遗憾,她的感情就像是一匹失控的马儿,踏上了几乎没有灯火的荒原,宁在一片黑暗中脱缰奔跑,她拉不住它。

    甘愿沉沦,只因那个叫宋北域的男人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